爷爷奶奶的小丸子

本命董思成,初心罗渽民
追星是为了快乐,也是为了成长。

木头爱情

ooc耶,最近糖好多。


✪ω✪


“Mark最近特别喜欢捏我的脸颊”


“对耶,最近Mark和廷佑亲近了不少”


“哎…Mark哥真是的,就准自己对哥哥们这样,却不准我捏他的脸”


“……”董思成依旧笑着,心湖却泛起波澜,他以为自己只是因为撞梗有些尴尬,而不是因为


我不是李马克的唯一……


“Mark最近很喜欢对我撒娇”董思成的声音比平时更为低沉,“像这样”手抚过李马克的耳朵和脸颊,如他所料滑过指尖的皮肤泛起不易察觉的薄红


这该死的粉底……


于是董思成又猛地凑近李马克,带着鼻音嗯哼出声,“还说哥也对我这样啊……”


队友神色各异,楷灿一脸愤懑,囧尼开心吃瓜……


而他的口袋男孩显然招架不住,努力控制表情,却忽略了语言系统的混乱,“说实话,大家也认同对吧?昀昀哥哥的脸特别柔软”


“Mark真的很少表达爱呢,我记得一年前就总说自己和昀昀长得像”


粉头道英的感慨让董思成有些开心,手不自觉又抚上李马克的无骨耳,歪头虚靠上去


“哇……”楷灿佩服出声,李马克你可以的,以后谁还能说你是木头


🌸🌸🌸🌸


西珍妮肯定喜欢EP.2



又名董老师的官配他要自己凑


“Mark最近很喜欢摸我的耳朵,每天差不多50次吧”董思成凝视着李马克,声音不急不缓,却又掷地有声


好你个李马克,最近居然都不黏我了,看我不逗你一下“感觉我耳朵都变大了”


中本悠太略带疑惑地回头望向低着头的李马克,心道“臭小子,什么时候又缠着winko了”


李马克不语,也不敢看着董思成,思索着“我明明…不放肆了呀…”


“最近我旁边的两位也加入了”


董思成话音刚落,李马克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,看着董思成通红的耳朵,笑意却不达心底


算了,李马克…你并不是特别的那一个…


即使他是你唯一的存在


李马克内心酸涩,却依旧笑着“没什么的”


董思成看着李马克无动于衷的样子,又恍然想起讲悠太哥的主题时,李马克开心吃瓜的状态“啊啊!好肉麻呀!”


算了,董思成…他不在意的…


昀昀哥哥和思成哥是没有差别的


董思成内心酸涩,却依旧笑着“也好”


🌸🌸🌸🌸


董思成和中本悠太的生日合二为一,李马克很紧张,他想好好表现,让董思成开心,表演完后他偷偷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昀昀哥哥,对方眉眼间的笑意让他欣喜。


MC道英引导着流程,开心的气氛漫延,李马克就这样看着董思成,好像这样就能到地老天荒,快到结束时,李马克才突然想起自己的礼物。


不同的语言,不一样的心意。


他会明白吗?


“我很喜欢哥哥,你知道吗?”


我以后也会一直陪着你。


“我以后也会讲更多的笑话给你听”


我觉得10280粒米最好,我是你不会讲情话的木头。


🌸🌸🌸🌸


太多紧密的庆祝让董思成反而忽略了自己真正的生日,他在12:00收到李马克的简讯时还有些发懵。


“昀昀哥哥,生日快乐✪ω✪,你能来阳台一下吗?我有礼物要送给你”


礼物🎁?不是已经送了吗?


董思成睡眼惺忪,但还是去寻李马克了。


月色下赴约的董思成愈发像精灵,撩人心曲,李马克慌乱起来,语言一丝组织不上来,“额……昀昀哥哥生日快乐哈…我我…”


来的路上,董思成睡意渐除,不见礼物踪影,李马克又结结巴巴,他顿时觉得无奈,便打断道“礼物不是已经给了吗?”


“不是那个…是是…”


“对了!那时我要抱你,感谢你,你怎么转身就走了?”话音未落,董思成仗着身高便将李马克圈在阳台上,“现在是要还我这个拥抱吗?嗯”


李马克不敢乱动,心脏砰砰跳,昀昀哥哥的眼睛里有星辰


董思成想要进攻,俯身开口道,“Mark你的昀昀哥哥可以吻你吗?”


可以吗?李马克


“……”


蜻蜓点水,董思成吻在李马克嘴角,轻声笑了一下,“Mark你的礼物我收到啦”,说完他又摸了摸李马克的头,转身欲走,手腕便被扣住,董思成想是不是逗过头了


“昀昀哥哥不好奇吗?哥在我这里社交力可是满分”李马克开口,文不对题


“什么?”


“因为昀昀哥哥总是能随便揉捏我的心”


“Mark?”


“昀昀哥哥总是一视同仁,大家都喜欢你,可你不是说我才是你的最爱吗?”


我以为我是不同的……


“那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给你满分天真,0分浪漫吗?”


“……”其实李马克不好奇的,因为队友都这么写,但直觉告诉他别说话


“又傻又不浪漫的木头,却总是能搅乱我的心湖”


“李马克,你不同”


“我喜欢你”


顾盼生辉,李马克心跳漏了一拍,缓步靠近,像是在许下郑重的誓言,不再是蜻蜓点水


“我也喜欢你”


李马克抱着董思成想,其实我不是木头,我是一棵只为你开花的树。


Robot

梗来自电影人工智能

CP卡马(主),囧疼

“这是我们最新款的陪伴机器人。”

“每升级一次,就相当于我们人类长大一岁”

“情感呢?”

“自然也会完善的”

公元2899年

小机器人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 ,只记得脑部激活时他第一眼看到的这个世界,喧闹闯入寂静,阳光冲破黑暗,来人的手心有着温度,而不似机械一般冰冷

“跟我们一起回家吧,我以后就是你的哥哥”眼前的人显得很开心,目中闪着光芒,小机器人在其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,不自觉地抚上了心口,那是他能量源的所在

为什么这里会有暖暖的感觉?

电流的涌动,让他缓缓出声“……哥哥…”

对方似乎更加开心了,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爱至极的东西,带着些鼻音,重重地点了点头“嗯!嗯!”

“好了,Ten,别吓着孩子了”

循着声音望去,男人的唇似桃形,鼻梁挺拔,眼中透露出淡淡的笑意,带着些许宠溺,身材高挑,他揽着的人刚好能倚在他的怀中

“嗯!Johnny给他取个名字吧”

闻言,男人抿唇沉思了一会儿,神情逐渐明朗,似乎已有答案

“那就取《圣经》中的MARK吧 ,愿你成为一个坚强正义的勇士”

“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”

可小机器人看上去有些无措,海鸥眉耷拉着,圆溜溜的大眼透露出疑惑,手规规矩矩的放在两侧,惹人心生怜意。

脑部的主机卖力地工作着,将收集的面部表情和语音信息结合分析,不断地完善着软件系统,他似乎明白了对方言语中的期待。

“嗯,一家人……一家人!”

不仅如此,小机器人也懂得了何为“开心”,也知道了自己的名字——Mark。

🌸🌸🌸

离开了机械感强烈的Robot Mall,Mark竟有些轻松,虽然不断地分析更新让他疲惫,可确敌不过这些新奇事物而产生的好奇心。

Ten见他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,便没有贸然打断,回头到是对上了Johnny的笑眼

“谢谢……John”

男人没说什么,只是用空出来的右手紧紧握住了对方

一百多公里的距离,他们没有穿越虫洞缩短时间,而是任由飞车慢慢开着,让Mark充分地感受这个对他来说崭新的世界。

“哥哥!那个高高的是什么树?”

其实Mark通过一路上的观察已经学到了很多新的单词,例如鸟、树、花等,可当他准备进一步了解的时候却因为权限的原因无法查询,不由得愣了愣

“哎?那是银杏,象征着:坚韧与沉着、纯情之情 ”

话音刚落,Johnny便接着开口到“她代表着永恒的爱,或者说一生的守候。”并将手中的银杏叶递给了Ten

瞧着眼前人的双颊染上了几分薄红,Johnny的笑容更深了几分

Ten有些害羞,拉着懵懵的小机器人就要走

当着Mark的面说什么呢?

“Honey!”

“Sweetie!”

“等等我!”

三层的别墅,布局巧妙,即使是后现代风格也显得温馨又舒适,阶梯的木制扶手下方,金属混合物就像有了生命力,自己构成了一副画,既有厚重的质感又有灵动的光泽。

Mark不曾见过,好奇心驱使他伸手触碰

“汪!汪汪!”

“Mark!”

不等反应过来,毛茸茸的白色物体已经扑了他满怀,趴在胸口,憨憨地冒着粗气,尾巴摇地起劲

Mark到是淡定,脑海里第一个词竟是“dog”

“没事吧?”Johnny俯身将他扶了起来,像是觉得有些搞笑,便介绍到“那是家里的第五个成员——Luma,是不是很可爱,哈哈”

被称为“可爱”的对象,此刻正乖乖的被男主人锁在怀里,可Mark却觉得它在用眼神示意“我等下要跑过来了哦!”“你要接住我哦!”诸如此类的

“哈哈!有意思……没想到Lucas养的小可爱这么喜欢你呢!Mark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Ten梳理着Luma的毛发,视线渐渐失了焦点,像是陷入了沉思,Johnny有些担心,上前轻轻抚摸着他的背

“……Ten”

“没事的,上次科学省传来了消息,人造心脏瓣膜有了新突破,Lucas会醒来的”

你最甜

马昀

“Winwin呢?专辑里你最喜欢哪首歌?”

“我…嗯yesterday”

MV的拍摄现场,把色彩混搭运用到了极致,昏暗却透露着五彩斑斓,像极了少年思春期的迷茫与热烈。

马克恍然又想起梦中那人的美好。

他看着那人穿着可爱的小黄鸭围裙,熟练的动作,恰似为人用心烹饪多年。暖阳的光打在他的脸上,温柔动人。马克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一处柔软塌陷,他缓步轻声靠近,环住了那人的腰肢,靠在他的肩头,贴近精灵耳

“昀昀哥哥…”

“…嗯”瞧着那人白净的耳朵蒙上了一层粉色,马克忽的有些口渴难耐,轻舔一下便含入口中,喃喃到

“你在等我…嗯?”

“…嗯…等你”董思成抚上了李马克的手,又因着感官上的粘腻,不安地紧了紧。

得到了满意的回答,李马克松开口,笑着将怀里的人转了过来,四目相对,是无法言说的情意。

“…马克…”

“叫我敏亨”

“嗯…敏…唔……”董思成还未言清,便被李马克以吻封唇,两片柔软相贴,若隐若现的是舌尖的纠缠,初尝甜美,李马克不知收敛

一室的静谧,只留有交融的喘息声

手掌贴着董思成的脊梁向下轻抚,怀中人似乎战栗了一下,轻吟出声,用仅有的力气,伸手环住了李马克的脖颈

“我不喜欢吃草莓…不过…若是昀昀你喂的,我甘之如饴”

看着眼前人的眼眸里满是疑惑,李马克坏笑着,给董思成喂了个还未切好的草莓

“啊~”

“……”董思成还未反应过来,便已咬下一口,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里散开,分泌的液体将草莓包围,就像是

“我还是最喜欢昀昀的糖衣……”

“嗯!……唔”

马克!马克!醒醒,起床啦!

“…唔…好酸…昀昀哥哥!”

“什么嘛!昀昀哥哥,我不喜欢草莓!”

“嗯额哥哥知道,哈哈不好吃吗?”来人觉得有趣,眉眼里满是笑意

不好吃…没有昀昀哥哥的话…怎么会好吃

果然那样的昀昀哥哥……是梦呀

🌸🌸🌸

拍摄结束之后,cody姐姐询问马克的感受。
“哎!……嗯,突然感觉到阳光的重要性呢”

“道英哥是我的阳光”

对呀,道英哥是我的太阳,一路走来,助我前行,让我看清努力的方向。

而思成哥是我的月亮,只在夜晚显现,那是我的欲念之光

肌肤的触感, 在指尖晕染开来。柔软地让他不自觉地战栗起来,头皮发麻,Mark 内心叫嚣着,想要再靠近一点点。而理智却让他紧咬着牙门,想要碾碎那一丝悸动。

“怎么办?昀昀哥哥,二十次的浅尝辄止…对我来说…已经不够了……”


脑洞

想写一个设定,虽然不知道何时动笔(๑˙ー˙๑)

☆平行时空,两个董思成灵魂互换

★中戏董思成,演技天才,腹黑,清媚诱惑,能揣测人心

☆nct董思成,舞蹈天才,天真可爱,身娇体软易推倒

★CP:中戏董思成×待定(nct成员,大家可推荐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ct董思成×刘昊然

被哥迷住了

(一)我刚刚就想说,Without you MV中哥太帅了,我一下就被迷住了,哥。——Marl Lee

对,我早就想说了,我被哥迷住了。

第一次看见哥哥,是在A班的练习室,哥跟在编舞老师身后,脸上挂着礼貌却疏离的笑容,那时,连泰一哥都觉得你是个高冷的孩子,可我却注意到了你手中几乎快被扯掉的指甲,如此反差,到是让我抹去了内心的一丝敌意。

我知道,你紧张了。像小孩子一样做着小动作,却出奇的可爱。

哥几乎是空降到我们面前,所有人心思不一,最淡定的应该是泰容哥和Johnny哥了,泰容哥的颜值与实力可以说是练习生中的王牌,而九年的练习生涯,让Johnny哥已经可以犹如家常便饭一般去看待,毕竟出道这条路,本身就是残酷的。不进则退,这也是我不断努力的理由。

但我却是第一次见到空降练习生,所谓空降练习生在我的理解中,不是外貌出众,可塑之才;就是有人所不能的一技之长。

可我没想到,哥确是二者兼具的。
彼时我尚且无法理解中国舞的美感,只是听着古老悠扬的音乐,凝望着哥哥清秀俊雅的脸庞,灵动的身姿,便让我有一丝悸动,沉醉其中。哥的云里前桥,令人惊艳,让人叹服,我遵循着本能,略带欧美浮夸的鼓掌起哄。可似乎也只有这样,才能表达我内心的激动。

而第一次跟昀昀哥哥一起活动,那是NCT U的澳门之行,能来到中国,来到哥哥的国家,和李秀满社长一起参加这么盛大的颁奖典礼,让我兴奋了一整天,为了这个舞台,哥哥跟我们一起努力练习,与大家亲近了不少,我也看着哥哥越来越依赖泰容哥和道英哥,甚至连在玹哥都开始默默地关注着你,似乎只有我手足无措,不知道如何与你亲近。

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吗,哥真的太帅了,我很心动,可惜哥不知道呢……

在玹哥说你是他的另一半,而他也是我的另一半,那么你也是我的了吧……我的昀昀哥哥

(二)As the deer pants for streams of water, so my soul pants for you.

我的心切慕你,如鹿切慕溪水。——《圣经》

迷蒙的感情,使李马克在对待董思成的问题上总是小心翼翼的,他想要靠近却又害怕深陷。
他本身表情管理就做的不好,人生的道路上遇见董思成更是束手无策,他只能拼命挥舞着双手,叫嚣着内心的喜悦。

彼时李马克也弄不懂自己的“喜欢”,只知道他的win闹木kiyo,想要靠近。

所以在哥哥金道英因为行程的原因,提出跟他换一换寝室的时候,李马克一口就应了下来,他觉得这一次一定能和他的winwin哥哥更加亲近。

虽然不久之后李马克就因为自己和董思成太受欢迎,而使寝室变成了茶话厅,引发了爱早睡且昀控的中本悠太不满,他以霸占winko看新番和晨跑时带回的早餐威胁道。闻言,队友们如同惊弓之鸟,四散开来。如果不把他这个队内人气top2也带走的话,李马克觉得自己会笑得更开心。

My bro!你们的兄贵之力已经这么厉害了吗?不要搞我OK←_←

喜欢pink色的马小直要给哥哥们跪了……

时间是最好的解药,消除了李马克的害羞以及董思成的认生,使得马昀开始在后记中崛起。

成年后的第一个直播就是和nct127的哥哥们一起,临近新年,大家都说着俏皮话。
市民们发表着自己感想,哥哥们都在看着评论,时不时地念出声来。李马克发誓这是他在继梦队之后,第一次在哥哥队被无视。于是李马克本着“尴尬就要在人群中隐藏自己”,果断加入了浩貂组合。

让他们97亲故腻歪去吧!李马克心想

毕竟,玹昀这种你就是我天降的唯一,实在是很带感啊!李马克表示撼不动,除非昀昀是弟控。可巧就巧在,董思成就是一个十足的弟控,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念叨着马克楷灿可爱了。所以不久李马克就得到了天朝董网民突然的拥抱,四舍五入就是黏黏糊糊腻腻歪歪了。虽然起因是他那让人怜爱“2018我想脱单”的表情包。

“对了,昀昀哥哥,你能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吗?”李马克摇晃着董思成的手臂,恳求道。

“我……抱歉,Mark……我得回家一趟陪陪父母”他握住了李马克些许颤动的手。

“哥哥会给你带好吃的特产哟”

“可我只想要……昀昀哥哥…你”李马克喃喃道

“嗯?什么?Mark想要什么就跟哥哥说,作为你的毕业礼物,我一定好好挑选”

“那……那昀昀哥哥再…抱抱我吧!”李马克坚定的眼神,像是下定很大决心,只有微粉的脸颊和红的滴血的耳朵,泄露他内心的慌张和羞涩。

董思成只觉得异常可爱,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将李马克揽入了怀中。

我的Mark真是可爱。

胸膛相撞的热度,只有彼此能懂。李马克埋入董思成的脖颈与肩膀之间,环紧了他的腰,贪婪地呼吸着。

昀昀哥哥,你知道吗?我只是希望从今天开始,我人生中的每一个重大时刻都有你的参与。

因为你是我的The Love.






虽然讨厌陈思成,不过唐人街探案2,确实挺好看的😘,大家可以去看看哦
刘昊然,妻夫木聪真的😏很帅,期待唐人街探案3之东京!

绒化(二)

我真的很喜欢他们队内的氛围呢,每个人都在为这个团队付出——第05号天朝粉丝

 

送走董思成和金道英没多久,经纪人便通知大家,待会儿有个直播,让李泰容他们好好准备,而忙内Line因为不允许熬夜出镜的缘故,早早地回了房间。

 

整个团队一下子少了四个人,其中三个还是队里出了名的捧场王和气氛调动者,李泰容觉得有些遗憾,这种无力感让他心下泛空,盯着手里沉甸甸的奖杯出了神,即使MAMA是出了名的分猪肉盛典,可这份荣誉也是粉丝为他们拼来的,这份爱他不想辜负,也绝对不要舍弃。

 

毕竟喜欢这样的我太难了吧……

NCT127刚出道的影像,忽地又从记忆里跳了出来,泪水和委屈袭来,李泰容慌张地蹿了起来,带着雾气的眼眸望向跌落在床上的奖杯,他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向阳台走去。裹着些凉意的微风,令他清醒了不少。夜空下的香港,纸醉金迷,灯红酒绿,好似繁华美好,然而却并不能让人感到温暖。

 

“可是泰容不觉得…城市上的星空很美吗?”

 

“Yuta?!“李泰容有些不知所措,像是心事被拆穿。

 

“我知道泰容在担心些什么…可是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…”中本悠太在离李泰容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俯身靠在阳台的围栏上,眼睛里不知是倒映着星光还是灯火,亦或二者均有。

 

李泰容叹了口气“…Yuta…你知道的,我们…的口号也变了。“声音有些发颤。

 

“我知道,可成功也需要时机,我的胜负欲也不允许我服输。泰容,你明白,我一直都想成为东方神起前辈那样的艺人,我不会轻易放弃的。“

 

“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一直努力下去,和陪着我们的人一起走下去。”

 

“对呀,还有一直陪着我们的人,嗯…时间过得真快呀……快两年了吧”李泰容笑了

 

“所以呀!新的一年,新的机遇,相信大家,也相信自己吧“悠太轻捏着李泰容的肩膀,脸上满是日漫中常见的灿烂笑容

 

果然,Yuta呀,不笑便是冰山冷美人,可一旦展开笑颜便是春暖花开,就像思成说的如樱花般……

 

看着李泰容呆愣的样子,中本悠太恶作剧似的扯着他的脸颊“泰容要多笑笑呀!’不是因为幸福才笑,而是因为笑才幸福。’还记得吗?“

 

“…嗯…”

 

“那走吧,直播快要开始了,去经济人那儿。“

 

“嗯…马上来。”

 

回到卧室,李泰容将奖杯放在怀里小心收好,深吸口气,出了房门。

 

机场候机室

 

金道英和董思成捧着奶茶像是小动物一样,靠在一起,与周围格格不入。

 

董思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,“呀!道英hiong,泰容哥是要我们多穿点,可不是讲现在吧?”说完就指了指自己和金道英身上的羽绒服。

 

“Winwin你不懂,这样方便。”金道英一副“你还太年轻”的老手表情,惹得董思成开心地一拍大腿,奶茶都差点都抖出来三分。

 

一阵玩笑过后,金道英有些好奇又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Winwin呐,你们学校那边的事情处理起来是不是特别麻烦呀?”

 

“哎?”突然的提问让董思成避开了金道英的视线,手中不断地转着吸管,笑着说“不怎么麻烦,只不过我现在是17级新生了。”

 

“这样呀…”金道英兔子眼有些剧烈地抖动着,竟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 

周围的空气像是突然冷凝,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,一时之间只有沉默…

 

“那…那…思成你后悔吗?“金道英顿了顿才开口问道,交叉的双手出卖了他的紧张。

 

董思成也看了出来,他一把揽住哥哥的肩膀,望着金道英说“不后悔,认识哥哥们是我的幸运。而和哥哥们一起出道更是我求之不得的事。“

 

“谢谢你,思成。”金道英反手握住了董思成的手

 

“倒是哥,怎么突然喊我思成了?“董思成调笑到

 

“哎!?我这不是觉得这个问题比较严肃嘛。“

 

“那哥呢?行程这么忙,当MC有时可能连饭都吃不上,不觉得辛苦吗?“董思成话锋一转,把心中的疑问也问了出来

 

“也许身体上是辛苦的,可心里是开心的,观众们看到我能想到我们组合NCT,我就很满足了”金道英看着夜景,回给了董思成一个闲适的笑容,两人相视一笑,像是理解了对方心之所想。

“请香港到首尔第305号航班的乘客开始有序登机。”

 

广播声传来,金道英最先反应过来“Winwin,哥要登机了,你一个人注意安全。”

 

“嗯,知道啦,哥也是,两天后见。“

 

目送着金道英离开,直到他的身影消失,董思成才坐下,抿了口手里尚且温热的奶茶,望向窗外。

 

道英哥,我并不后悔。只是我偶尔会好奇,倘若我当初选择了中戏,又该是怎样一番景色?但作出了选择,我便会勇往直前,和你们,我的兄弟们一起走下去。

 

当然了,还有我们NCT的粉丝们。


小狼狗还是小奶狗

蠢蠢欲动的灵魂
它在发热
越狂越热越来越热

中本悠太觉得自己的占有欲,愈发有喷发的危险,恨不得董思成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边,不……这样还不够,想……想要把他融入骨血……

眉开眼笑的董思成浑然不知,揽着大哥文泰一在一旁说悄悄话

中本悠太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“呵……还说是我的小奶狗,屁呀!见人就摇尾巴”,这样想着,中本小丸子转移了阵地,一手拿着自拍杆,一手挽着董思成,可这样似乎还不得劲,中本悠太就着董思成的手臂,往自己怀里紧了紧。

这一次来日本,中本悠太并没有轻松多少,这个节目是他们日本出道的“先行曲”,能激起多大的水花,他们心里也没底,而作为队内唯一一个懂日语的人,他只能努力的缓解主持人和队友之间因为语言不通而产生的尴尬。

好在队友们眼中的信任和手掌心的温度让他安心了不少。

美味的文字烧伴着清冽的果酒下咽,舒服地让中本悠太想起了以前在日本上学的时候,每次回家妈妈准备的晚餐,也是这般令人愉快。

忙内Mark好吃到一对海鸥眉快要飞起来,学着主持人的语气,用他新掌握的日语说到:“真好吃ԅ(¯ㅂ¯ԅ)”

与Mark的英韩Rap不同,他的日语十分甜软,就像你本来以为那是红酒,结果却是香甜可口的葡萄汁,这样的反差,萌到了日本哥哥悠太,他忍不住蹭了蹭忙内的额头

当然啦!如果不是从店里出来后,李马克抱着winko的脖子,脸靠得那么近的话,中本悠太觉得自己会更喜爱他Ծ‸Ծ

还有,winko能不能有一点身为他的人的自觉?同为天蝎座董思成能不能对自己有点占有欲呀?!
中本老师气炸

酒足饭饱后?一行人继续逛街,相当于饭后散步了,夜市的东西多种多样,中本悠太虽然有些小不爽,但还是习惯性的牵着董思成的手,各种介绍,各种安利。

董思成乖乖的跟着,深情的眼眸凝视着自己,中本悠太觉得他像极了跟着主人跑的小奶狗,甜腻的感觉涌上心头,让中本悠太忍不住想要亲吻他,可近乡情更怯,在故乡拍的节目,悠太不敢太放肆,他只好想着董思成今天与别人的亲密,缓解一下,结果这一想不要紧,中本悠太醋缸子碎了一地,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,装作若无其事地抽出了挽着董思成的手,走向被自己遗忘多时的三位队友,更加热情的宣传。

突然就被冷落的董思成有些摸不着头脑,望着不远处的身影,眼神暗了暗,可当他瞥见手中的礼品袋的时候,却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,弯了眉眼,大步向着心爱的人走去。

我的悠太哥,是樱花般的男子~

一天的行程结束,众人回到酒店,闲聊了一会儿,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,中本悠太和董思成自然又成为了室友。

一进房间,中本悠太本以为自家小奶狗肯定立马撒娇求饶,结果董思成转身就进了浴室

呵呵!winko你可以!

董思成洗完,就看见坐在床上对他怒目而视的中本悠太,眼角似乎还有些许泪珠,委屈的样子,好像天上的星星揉碎在他的眼里,只不过自己的樱花小丸子好像真的生气了,变成了刚出炉的章鱼小丸子,还冒着热气

可是这样的悠太哥也很美味呀!
董思成走过去,俯身把他的悠太哥拥入怀中。

突然放大的肉体,让中本悠太回过神来,两只手不知道往哪放,只好干巴巴地说到“快吧衣服穿好,泰一哥都说你像个动物一样自由”

“只给哥看”
董思成说着中文,不似韩语般软糯,充满磁性的低音炮,让中本悠太忍不住环着他的脖颈,不自觉的出声“莫?”

“哥不喜欢吗?”

“不喜欢!都没有肉!”妈的!中本悠太就知道,董思成又想调戏他,他才不要承认他喜欢winko的腹肌呢!绝对不要!

“可是有劲不就好了吗”
董思成轻身压了上去,吮吸着中本悠太的喉结,抚摸着

中本悠太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声音问到“啊~winko嗯……嗯对我没有占有欲吗?”

“当然有!”董思成抬头,望向中本悠太的眼眸,“悠太哥可是我一辈子的'食物'”,说完他又低头舔舐着悠太的唇瓣,开口道“嗯~没有你我活不了。”

这对中本悠太来说很是受用,但他还是想要问清楚“那……嗯…那你今天…嗯还和别人走那么近!”

董思成轻笑出声,舔了舔中本悠太的耳垂,说到“我只是想看看悠太哥吃醋的样子”

“你!唔……嗯”小狼狗以吻封唇,中本悠太的一字一言都让董思成得以更加深入

真可爱

迷迷糊糊中,悠太听见董思成说“我的悠太哥真甜呀~”

中本悠太想着,以后再也不要相信网上那些中年少女的话了,什么小奶狗小狼狗!还不是我们做主人的当食物,又舔又咬的!

~~~~~~~~~~
很喜欢他们俩呀,只要是他俩,不管CP逆不逆,我都喜欢😍虽然我最近比较喜欢昀攻,哈哈。
欢迎大家提意见啊,语言委婉一点就好咯😄

绒化

我们组合中最帅的泰容哥,沒有哥的话,我要怎么办呢?——winwin

NCT的舞台是和Red Velvet前辈的合作的,极具创意的群舞和高难度的技巧,令人不住叫好,等待part到来的同时,隐于舞台暗处的董思成也在欣赏着李泰容和姜涩琪的双人舞,私底下温柔又容易害羞的队长变得性感且极具侵略性,一双长腿迈着轻佻的步伐走近聚光灯下魅惑众人的女子,踩着鼓点的他,舞地狂野又张扬,若隐若现的锁骨却又为他增添了一丝脆弱的美感 ,宽松的衬衫下是掩藏不住的欲,随着放缓的节奏,两人互相靠近,李泰容的手虚空地描绘着女子的身姿,男子帅气,女子妩媚,一曲终了,像是天地之间只有彼此。
如果说姜涩琪是月光下的女王狄安娜,那么李泰容就是睥睨众生的撒旦。

两人天衣无缝的合作,让董思成觉得如果自己是在观众席的话,绝对会狼嚎出声为自己的泰容哥和涩琪前辈疯狂打call。忽略掉那一瞬间的恍惚,董-天朝直男-思成觉得自己的狼血一定是为涩琪前辈沸腾的,一定是这样的没错。

MAMA盛典,组合的演出和颁奖完成后,董思成紧绷的神经才完全放松下来,看着身旁顶着一头原谅绿的李泰容,倒是生出了一丝逗弄的心思,脑海里冒出了那句经典的表情包用语”还能怎么样?当然是原谅他呀!“

“泰容哥做什么,我都会原谅哟。“董思成突然靠近李泰容,在他耳边轻声说到

可周围的音响声、欢呼声,让董思成的声音淹没在其中,只留有耳朵上的温热,李泰容有些疑惑地望向思成,微微靠近了一点,“莫?”

“我说泰容哥今天的造型是想和Mark……”

“唉?“

“凑成一棵圣诞树吗?哈哈“

“思成,这可是cody姐姐配的!”说到这里,李泰容觉得自己应该挺起胸膛

眼见逗弄好像没有太成功,董思成又不死心地一把搂住自己的队长哥哥,贴得更近地说到:“泰容哥真是太可爱了……”

右耳上传来的热度让李泰容心下一颤,下意识地就要往后躲,等他回过神来,准备重振队长雄风的时候,罪魁祸首董winwin已经重新投入到节目当中去了,看对方似乎已经没了再玩闹的性致,泰容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。

为什么最近我可爱的弟弟们都变了?Mark是因为青春期,可Winwin是怎么一回事呀?
没有实权的李大佬,表示不解。

香港的行程结束之后,董思成和金道英先行一步回了酒店,留下李泰容和中本悠太、李楷灿一车,而大哥文泰一和英语Line一起。

车内,李泰容正听着歌,闭眼小憩;忙内继续玩着他昀哥带他入坑的王者荣耀;到是刷着新番的中本悠太最先不淡定了起来,“啊!winko今天不在,谁陪我一起看新番呀?”李泰容听着,换了个坐姿;忙内没得着水晶,听了这话,也一下子放了手机,学得有模有样“啊!今天winwin哥哥不在,谁陪我打游戏呀?”

“有机会真想去winko的学校看看……“日本哥哥看着窗外的夜景,思绪渐远

“思成的休学手续有些问题,需要他回去再亲自处理一下,“经纪人出发前的话语再次显现在李泰容的脑海里,使他自动屏蔽掉了后座的两个人,陷入了沉思……
一开始李泰容很是羡慕董思成,外国人的身份可以让他兼顾学业与练习,天朝背景又自带加分buff,似乎并不需要失去什么,就可以粉墨登场。
但后来他明白,少年从家乡来到异国,人生地不熟,努力地学习韩语,从生疏到熟练,练舞时,软软糯糯地请求他指导,练了一遍又一遍,少年为了梦想,付出的并不比悠太或是自己少……

思成呀……你也一直在面临选择吗?
李泰容无声地询问着,这个只有董思成才能解答的问题。

到了酒店,正好遇见收拾完行李的董思成和金道英。热情的日本哥哥三步并做二地一把抱住董思成,泪眼汪汪地述说着没人陪他看动漫的悲伤;徐英浩在一旁跟金道英还有郑在玹说着NCT night night电台的事,等人到齐后,大家又在一起说笑了一会儿,李泰容才跟他们讲了一些要注意的安全事项。

董思成从李泰容讲话开始就一直注视着他,认真的神态让李泰容慌了神,只好一直盯着自己的猫鼠死党金道英交代细节,金道英被李泰容念叨着脑袋突突,鼠式逆反基因使他开口调侃道:“泰容哥!还有思成呢!不要只对我一个人说个不停呀!”

李泰容被人拆穿了心思,当下就炸毛了起来,抓着金道英打闹着“思成不比你听话吗?!”随后成员们也加入了进去,而揽着自己的97亲故,在一旁观战的董-天朝直男-思成笑弯了腰。

泰容哥真可爱…就像炸了毛的小猫一样,让人想哄哄,抱在怀里摸摸。